意外與感動的雲南雨崩、麗江之旅 9 日照金山

梅里雪山日照金山睡前發現這間青年旅館雖然才30塊人民幣一晚,卻還有附電毯可以用,聽說電毯的電磁波好像對身體不大好,但是飛來寺的海拔跟香格里拉一樣高,有了昨晚睡覺皮皮剉的經驗,加上搞不好今晚又會有高山症,還是乖乖用電毯會舒坦些。萬萬沒想到睡到半夜還是給驚醒,這次不是高山症吸不到空氣,也不是給凍醒,而是實在太熱了,電毯溫度還真高,像是躺在烤爐上烤乳豬,不知道晚一點會不會聞到烤肉香?熱歸熱,似乎昨天喝了兩罐紅景天很有效果,頭也不痛了,呼吸仍然有些急促,但至少不會吸不到空氣而嚇醒,整晚睡得比昨天好多了。

清晨六點出頭天都還沒亮,鬧鐘們就開始合唱起來,一整個寢室內8張床,有7個人都動了起來,只有徒步哥對看日照金山沒興趣,還窩在溫暖的被窩中,清晨應該還是在零度以下,房間內沒有暖氣,每個人離開被窩後,能穿的能包的全部都往身上堆,突然有人興奮地大叫「看日照金山囉!」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容,不過我倒是回頭看了一下徒步哥的床位,只見他抬起頭來看了看大家,又躺回去繼續睡,實在很不好意思,一早就大叫把他給吵醒。

住多了青年旅館,每次進出房間都很小心翼翼,尤其是清晨或半夜在房內活動,各國的背包客們都很有默契地注意自己的音量,儘量不要打擾到其他人。偶而有幾次遇到比較年輕的西方背包客,不大在意別人還在睡覺而製造比較大的噪音,自己心裡就會有點警惕,但是像這樣在房裡大叫的還真的是第一次,把我給嚇了好大一跳,心中不禁在問「怎不擔心還有其他人在睡覺?」

大多數的人來到德欽不住在縣城內,而選擇搭半小時的車到飛來寺,目的都只有一個,就是要在清晨的時候看日照金山。德欽縣城位於山谷內,梅里雪山的景色大都被擋住,而飛來寺剛好就再梅里雪山正對面,一整排雪山坐得整整齊齊地像是要給飛來寺拍照。飛來寺在東邊,雪山在西側,所以下午從飛來寺看過去剛好是逆光,加上又位於高海拔,強烈的光線讓人很難捕捉黃昏時的雪山美景。

梅里雪山

梅里雪山

清晨的第一道陽光因為是斜射,陽光在大氣中的路徑最長,陽光會因此呈現金黃色,再加上高山空氣特別乾淨,金黃色的光芒直接打到雪白的梅里雪山上,成就一幅美麗的日照金山。不過要看日照金山沒那麼容易,得運氣很好才行,即使是大晴天,雪山上總還是有一片雲遮著,就是不輕易讓大家看清楚雪山的外貌,聽說有人來了五、六次還是都沒有看到真正的日照金山。

走出青旅大約是6點40分,天空微亮預告著黎明將至,飛來寺的大馬路上已經聚集了許多看金山的遊客,唉呀……怎頭頂是一片晴空但梅里雪山就是不肯卸下那層面紗啊?神山阿…我們頂著零下的低溫,手都快凍僵了,您就行行好露個面吧!隨著時間一秒一秒地過,神山上的雲朵快速變化形狀,卻一點也沒有離開神山的意思。大約到50分時,日出像水彩暈開般從上往下一滴滴地將白雲染成金黃色的棉花糖,拍照聲此起彼落,從金色水彩染到雪山開始,才不過3、5分鐘,神山就退下金黃色的外衣,恢復了原本的潔白。

梅里雪山日照金山

回到青旅馬上接著整理行李,早上跟包車師父約8點30分出發,得趕在那之前把行李打包好寄放。進雨崩預計停留4天3夜,但是換洗的衣服只要帶一套以防萬一,基本上是沒有機會洗澡換衣服的,反正就是要很邋遢地過那4天就對了。2008年的印加古道就是這樣過的,所以很能想像到底會有多邋遢,也很有心理準備到時候會遇到怎樣的情形,原本是連換洗的那套衣服都不想帶(事後證明真的可以不用帶),但就怕弄濕衣服沒得換,還是帶去以防萬一。

香港飛昆明機場辦理登機時,特地看了一下大背包19公斤,所以這趟要進雨崩得好好減肥,不然等一下即使可以雇用騾子背行李,還是可能會因為太重,得自己負擔全部費用。之前網路查到租一隻騾子從西當進雨崩一趟255人民幣沒得講價,人可以騎騾進去,但是如果自己背包超過一定重量,馬伕就會要求你必須要再租一隻驢子(同樣255塊)背背包,不讓你背著背包騎驢。許多人都是合租一隻驢子背行李,自己用走的進去,我們一團10個人,應該有人會跟我合租驢子背行李吧?我心裡這樣打算…

大背包經過減重,只帶了必要的食物、飲水、iPad、睡袋、衛生紙、一套換洗衣物、相機腳架、各種充電器、電池、鏡頭、閃光燈、小鍋子、牙刷等,再加上背包本身的重量,大概也有10公斤了,然後加上自己的相機背包,總重量大約15~20公斤。剩下沉甸甸的一大袋拿去青旅櫃檯寄放,還要酌收5塊錢寄放費,聰明的福建妹還找我一起寄放行李,兩個人分攤5塊寄放費,果然精打細算啊!

早餐直接在飛來寺街上隨便找間餐廳,每個人點了個粥2塊、水煮蛋2顆4塊,超級清淡的早餐,心裡想著等一下就要去爬大山了,怎早餐吃那麼糟啊?我只能說…沒得選擇,又不是在台北,隔壁就有7-11可以買飯糰,來到這種地方有得吃就算不錯了,還是認命地趕快吃完要出發了。溫州哥又外帶了幾個雞蛋幾個饅頭,聽說裡面物價很貴,外帶點食物進去準沒錯,只是我自己覺得已經帶很多東西了,實在不想再增加負擔了,真的不夠,大不了進去花錢買。

包車前往尼農

包車前往尼農

街上一堆包車師傅見人就問「去哪裡?要不要搭車?」已經進入淡季了,師傅們的生意不大好,我們上了昨晚預定的包車,師傅也沒多招到人,最後一台車5個人9點啟程出發。我們要從3400公尺海拔的飛來寺一路下到1800公尺的尼農,車子先開進德欽縣城,接著沿著山谷繞呀繞地一路下坡,穿梭在這些高聳光禿的大山之間,一整個覺得自己好渺小。突然箱型車叉進去一條只有一個車子可以過的石頭小路,旁邊就是百公尺的深谷,大家表情僵硬,我根本看都不敢看,只聽到溫州哥一直提醒師傅「您專心點開!開慢點!開慢點!」大家都害怕這一不小心,還沒啟程就要天人永別了。

熬到了山谷下了車,我們抵達尼農了!時間是早上10點,有人開始找樹枝要當登山杖,突然一個大叔衝出來說裡面有更好的,一支2塊,除了我跟上海哥以外,人手一支Natural Made登山杖。我在台灣就已經先買好便宜的犀牛牌登山杖640,比起Natural Made登山杖雖然貴了64倍,重量卻輕了許多,抓地力也好多了,而且還可以用很多次,應該沒有人會把Natural Made登山杖帶回家吧?

抵達尼農了

抵達尼農了

大家在買Natural Made登山杖時,我卻東看西找四處探尋傳說中的小毛驢,怎麼一個鬼影也沒有?應該是在對面那個小屋那那兒吧…抱著這樣樂天的信念,跟著大家一起走下山坡,穿越吊橋,想著只要撐一下爬上那段20層樓高的山坡,我就可不用背著這個大背包囉!行程的開始大家先在吊橋上開開心心地拍團體照,還互開玩笑說「趁現在還能笑著拍照趕快拍,等一下可能連拍照的力氣都沒了!」

過了吊橋是第一個約5層樓高的爬坡,還好現在的海拔不到2000公尺,完全不擔心高山症病發,雖然會喘,倒也還喘得蠻開心的,不過一上到平台,大家就開始脫了,不只是爬山會流汗,更因為海拔低天氣熱了許多。重新塞好衣服,繼續往上爬,再撐一下就可以雇騾子了。這段爬坡可不容易,完全不是台灣那種做好的山間步道,就只是人走出來約50公分寬的小路,有時候還要穿過崩塌的邊坡,走起來更是危險!我只能靠著登山杖幫忙平衡,一步一步慢慢地往上爬,全團只有上海哥與大連哥背包比我大,而且我猜全團年紀可能比我大的大概只有溫州哥,只能含著淚水看著這群輕裝的年輕人蹦蹦跳跳地跑在前頭,年紀大又背得重,還是慢慢來比較妥當。

尼農吊橋

尼農吊橋

好不容易爬到傳說中的小屋,眼前的景色卻讓我心都碎了,沒有!!!啥都沒有!!!只有一個賣葡萄酒的婆婆,他也沒有小毛驢!我的小毛驢呢?天阿…我不可能有辦法背這些行李進雨崩的,我會爬到天黑,然後迷路被狼追,死在半路上…左想右想,開始考慮我要不要退出了,這是攸關性命的問題,如果走到了一半的路程,就沒有半途而廢的機會了!這時問了上海哥到底有沒有驢子可以騎?「再往前走一點應該有吧!」上海哥這一句話暫時安撫了我慌亂的心情,就再走一下看看吧,真的沒有的話還來得及往回走。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中國大陸旅遊地圖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篇發表於 雲南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