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與感動的雲南雨崩、麗江之旅10 拿命來賭

尼農峽谷沿著河谷前進,一路都是約1公尺寬的小路,右邊是直插天際的高山,左邊跳下去就是滾滾濁水,除了路窄一點,平坦的山路及寬闊的景色讓人心曠神怡,只是越走心越涼「說好的小毛驢呢?」大約半個小時後右轉進入一片翠綠深長的峽谷,下面的河流越來越遠,但景色卻因為各種顏色的樹木越來越美,這時我真的按耐不住了,直接問了上海哥「到底有沒有驢子啊?」

「我想尼農應該沒有驢,你秤看看我的包更重,我都能走了!」上海哥說,拉了一下上海哥的背包,的確他的真的比我重不少,而且上海哥很讓人佩服,不只背了自己的東西,還背了福建妹與安徽妹的糧食,實在很溫馨啊!只是上海哥只有一個背包,我前後各一個,前面的相機包也至少有5公斤,上海哥拉我的後背包,當然不覺得重!上海哥約180公分高、90公斤重,長得又粗又壯,年紀大約小我7、8歲,難怪可以背得這麼重。

尼農約1公尺寬的小路

雨崩遠征軍

「好歹我也是唯一的台灣代表,也不是背最重的,拼了吧!」也許就是為台灣拼個面子,絕對不能當第一個退出了人,也沒多想,就繼續撐下去吧!前面的一個小時都是平坦的小路,心中暗自祈禱這19公里的路要都能這樣子就好了。原本溪流還在深不見底的河谷之中,隨著漸漸深入溪谷,溪水的喧嘩聲越來越大,溪水也像拔河一樣拉到身邊來了。甚至來到一座木橋,走過去我們就從左岸跨入右岸了,橋的另一邊立著「梅里雪山國家公園,尼農檢票、驗票點」,遠處的山上有一棟小房子,心中盤算著「那是我最後的希望,如果那裡就是驗票點,或許有驢子可以租喔!」

看似簡單的小坡爬起來也很費力

我們將從左岸跨入右岸了

另一頭,上海哥他們正湊在一起討論著,走近聽才知道原來正在研擬逃票策略阿!在大陸,許多景點都給BOT出去,然後收取高昂的門票費用,可是門票費用與設施卻不成比例,舉這個梅里雪山的門票來說,查到的資料說去年的門票是70塊,折合台幣330左右,可是連個像樣的登山步道都沒有,就只是收錢。再者70塊對比到中低階層大陸人民的收入(每個月1500~2500人民幣),這樣的票價實在過高,所以許多人會想要逃票,拒絕支付如此昂貴又不值得的費用。

因為我是外國人嘛,平常沒在繳人家的稅,70塊門票我覺得還可以啦,而且我更關心這個長陡坡我爬不爬得上去,會不會被大家遠遠地甩在後面,所以就趁他們討論的時候趕緊爬山去了。唉…真的是要了我的命阿…雖然沒有高山症,我還是每10步就停下來喘個不停,這坡度陡就算了,三十幾歲的都市老灰阿還跟人家背了十幾二十公斤的背包,想死……跟我這樣做就對了。爬到一半,我已經從站著喘氣,累到趴在登山杖頂端喘氣,只差在沒躺在地上喘而已(因為會滾下山去,得重爬!)。

尼農地上的落葉也好美

尼農地上的落葉也好美

說真的,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撐過來的,我真的到了那棟可愛的小屋了!當我四處搜尋不到傳說中的小毛驢時,淚已經流乾,只剩下心在淌血而已……我認了…真的認了…老子今天跟你拼了!

套一句他們溫總理講的話「我今天就算是爬也要給你爬過去!」到了小屋的時候,只看到上海哥、大連哥、福建妹與安徽妹坐在椅子上吃起自帶的泡麵午餐,看看時間12點半,確實肚子餓了,現場有賣泡麵,我餓了但也沒有太多食慾,隨手吃了兩個鳳梨酥加上一條巧克力,接著去找收票員繳錢。115塊!!!(後來才知道,原來115塊是學生票,一般人230塊!收票員以為我還是大學生!長得幼齒就是這樣,常被人家誤會才23歲…)漲價囉???我也沒多說話,就直接掏錢拿到一張收據,這幾天如果有人查票,出示這張收據就對了。

尼農檢票、驗票點買門票

尼農檢票、驗票點買門票

停留午飯期間,許多人陸續從雨崩下來到這裡休息,聽他們說已經走了3、4個小時,下坡還走了3、4個小時,看來我完了!其中有一個女生因為下坡衝擊力太大,兩隻腳的關節已經腫起來了,是應該像大連哥他們買護膝會比較妥當。

接著突然聽到鈴鐺的聲音…我的救世主來了!有馬伕牽著馬兒來了,天阿…我的心都飛起來了,不過正當我對著馬兒眉來眼去時,突然藏人馬伕惡狠狠地瞪著我大罵#$%#$%^$@#…我完全聽不懂,但確實非常震撼,頓時飛到空中的心被冷槍碰的一聲徹底粉碎,這下子我連問都不敢問,還是用爬的去雨崩好了 Orz

午餐的時候,其實我就一直在評估到底要不要繼續爬上去,算算時間約還有6~7個小時才會天黑,下來的遊客說走了3、4個小時,所以爬上去2倍的時間應該是夠用的。我對雇騾子已經死了心,想想如果走回頭真的還蠻丟台灣人的臉,而且剛剛爬上來時發現上海哥與大連哥因為背負重,爬山速度跟我差不多,所以沿路上應該不會落後他們太多「上去吧!」趁著他們還在吃泡麵,趕緊先上爭取時間。

尼農的泥濘小路

尼農的泥濘小路

接下來的路況越來越差,但是風景也越來越美,深秋的季節,有些樹葉已經變黃,黃色、紅色、深綠、淺綠等將這片人煙罕至的原始森林點綴得美不勝收,如果踩在平坦的步道上,或許這片景色還沒有那麼讓人著迷,實在是這一切無人跡的景象撼動了內心的最深處。

尼農美景

尼農美景

大概一個小時後,福建妹與安徽妹趕上來超前了,聽他們說上海哥與大連哥還在後面慢慢走,心中又踏實了不少,也不管這兩個妹子消失在我眼前,獨自享受著痛苦的疲憊與興奮快樂的心情。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大連哥追上來了,正當我納悶怎麼不見上海哥時,大連哥說「幹!我會被他害死…這傢伙問了下山的人知道神瀑沒有水,竟然說他關節痛要回去了!然後就把預先買好的食物都丟給我背,我現在的背包重死了!」啥!!!上海哥跑了???有沒有搞錯阿!!!我的精神支柱兼最佳墊底員跑了,那我該怎辦?套句犀利人妻裡的台詞「我回不去了!」我真的回不去了!已經走了4個小時,已經到半路了吧,現在我往回走搞不好到尼農已經沒有包車司機在那兒了,沒有退路了!大連哥背這麼重都可以追上我,萬一他要是不等我繼續走,我今晚真的死定了…

這樣的惡夢我在2008年的秘魯也遇過,當時是參加4天3夜的印加古道,全團也是我最老,而且比其他人大了7、8歲以上,雖然當時沒有背那麼重,也比現在年輕,但是同團的西方年輕人腳長動作快,我真的算是超級拖油瓶,當時甚至真的拖累大家摸黑走山路,不過還好那時候是參團有導遊,天黑了都有導遊帶路,至少還安心一點。這次不一樣了,沒有導遊,路又不是很明顯,如果真的天暗下來,我沒有辦法確定不會迷路,加上這種荒郊野外有熊也有狼,真的會很危險,所以這下子我的壓力真的大起來了。

原本看著大連哥走遠的身影,我以為他要拋下我趕路去,但他竟然後來又慢了下來,沿路邊等我邊催促著我得加油趕路,他的陪伴也真的讓我逼自己一定要撐下去往前走。每次看到陡坡,我已經累到哭不出來,但是因為大連哥在前面等著,我也就拼了命要求自己爬一步算一步,一路上心中非常感謝大連哥。

路程中到了一處60度陡坡,明明陡坡上沒有太明顯的路,卻有一團遊客陸續從陡坡上滑下來,於是就跟著大連哥憑著直覺爬自己認為是路的途徑,接著突然鑽出樹林來到一條產業道路,兩個人不知道該往左走還是右走,大連哥猜右邊,於是我們就走了,10分鐘後路斷了,前面就聽說會有一段路崩塌比較難走,所以我們應該走對了,但是要怎麼過這段崩塌的路呢?從上繞過還是從下繞?地上完全沒有腳印告訴我們該怎麼走,最後大連哥繞下面確定過得了,換我繞上面也驚險過關,聽說過了這裡以後,路就會比較好走了。

大連哥勇跨崩塌地

大連哥總是在遠處等我

沒錯,過了斷路後一路都是明顯的產業道路,但是一樣有上下坡,每次看到下坡我就要傷心一次,想著好不容易爬上來,現在卻又要走下去,然後再爬上來,真的是玩我玩得夠徹底。接下來走著走著竟然聽前面有人聲,一群藏族青年在修路,之前有聽說藏族人並非全部都很友善,所以遇到這樣的一群藏族青年其實我跟大連哥都是非常戒慎恐懼。其中一個青年跟我們說了一句藏語,問我們知不知道意思?兩個人都微笑地答說不知道,他又問我們背包裡有什麼東西,可不可以給他們?我們兩雖然不說出口,但是心裡面更加害怕,直說「就一些簡單的食物,爬山要吃的,沒辦法給你們」然後加速離開,還好他們也沒怎樣,只是這樣的對話還真是讓人恐懼。後來聽福建妹說,他們也遇到這群青年,不一樣的是這群藏族青年竟然向他們丟石頭,福建妹說丟石頭應該不是為了攻擊,而是看到有女生,想要引起女生的注意吧,這樣的文化可真是不一樣阿。

前往雨崩沿途無人居住的房子

前往雨崩沿途無人居住的房子

時間來到了5點多,在過一個多小時就要天黑了……

大連哥看我爬坡越來越慢,一直叫我把相機包讓他背,這樣我們才能走快一點,雖然我不想麻煩人家,但是不給他背,真的會拖累到兩個人,於是就麻煩他了。同時也在路上遇到一個當地人,說大約再半小時就抵達了。這下子我鬆了一口氣,即使走再慢應該也能在7點天黑前抵達。

不過沒多久後就接到溫州哥的電話,說要來找我們。大約在5點50分的時候遇上了其他人,行李就給溫州哥與桂林哥幫忙背,他們說10分鐘就到村子了,結果我還是拖拖拉拉在6點20分才抵達下雨崩村,看到村莊,我真的累到想立刻倒下,但同時內心卻是好激動,好想躺在地上大哭一場,我辦到了!我真的辦到了!我以為我不可能自己把行李背進來雨崩,但是靠著大家的幫忙及自己的意志力,我真的辦到了!天阿…原來當你做到一件自己都認為做不到的事,感覺竟是如此飄飄然,這就是中大樂透吧?這就是到達天堂的滋味。

梅里雪山就在眼前

梅里雪山就在眼前

終於抵達神瀑客棧!

終於抵達神瀑客棧!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中國大陸旅遊地圖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篇發表於 雲南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