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與感動的雲南雨崩、麗江之旅14 冰湖與冰瑜珈

冰湖與冰瑜下午1點,6個人又浩浩蕩蕩地出發了,望著眼前的布迥松階吾學(小兒峰,標高5880公尺),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冰湖在哪裡,也不知道到底要爬到小兒峰的哪個位置?只知道往上爬就對了。離開大本營後仍然是在空曠的山谷中前進,隨著越來越來約接近,小兒峰的輪廓漸漸清晰,昨天在神瀑還只能從側面一窺冰河雪山樣貌,還不覺得特別驚人,今天則是由正面一睹全貌,小兒峰就像一面白裡透黑無止盡的高牆分隔兩個世界,漫天的風雪彷彿告訴你世界的盡頭就在這裡了,如果爬上前面的那座山,就將掉入另一個世界。

漸漸地,坡度越來越陡,積雪越來越深,要不是前面有人帶路,有些地方我還真不知道該往哪兒爬。路陡就算了,還向山谷傾斜,不只要擔心向後滑動,還得小心側滑進山谷裡,好在有登山杖的幫忙,以及自己真的買了一雙很棒的登山鞋,不僅抓地力好,還不會被雪沾濕,只要不踩在前人的腳印上,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笑農大本營

笑農大本營

繼續往冰湖前進

繼續往冰湖前進

比起昨日的神瀑,冰湖的後半段更加難爬,危險度也提高,好在一路有貴林哥相伴,他一直走在我前面幾步遠,隨時提醒我哪裡要小心,哪裡會比較好踩,有時後一些比較困難的地形,他還伸出溫暖的手臂拉我一把,剛認識的朋友在如此艱難的環境下患難與共,那種感動與感激是難以言喻忘懷的,我們不只是對方人生旅途中一起嘻笑的過客,更是艱難路程中互相加油打氣共度難關的旅人,我知道這趟旅程後大家幾乎不可能再像這樣聚在一起,所以把握當下,享受互相帶給彼此的真誠與友情,讓這段旅程多采多姿那也就夠了…

冰湖的後半段更加難爬

冰湖的後半段更加難爬

1個半小時後,拐過了最後一個危險大彎,站上一處凸出的雪地平台,,看了一下iPhone上的GPS記錄器,標高3920公尺,終於見到冰湖的廬山真面目了! 小兒峰像是切了一半的碗,冰湖圓圓的身軀與細小的尾巴就像是一隻魟魚平貼在碗底,高牆就在眼前了,藏地八大神山之首-卡瓦格博峰就在高牆的後面,但因濃密的雲霧盤據碗緣,根本連小兒峰頂都看不著,更不用說是卡瓦格博峰了!

冰湖圓圓的身軀與細小的尾巴就像是一隻魟魚

冰湖圓圓的身軀與細小的尾巴就像是一隻魟魚

大連哥吆喝著大家要下去冰湖,全隊只有我留守上面,可能大家以為我沒有體力再下去冰湖然後爬上來,但其實我是擔心萬一上方雪崩,冰湖周遭的人可是一個也跑不了。再者冰湖也是藏民的聖地,我很不確定這樣下去是否感覺上會是對藏民的一種侵犯,所以還是留在上面拍拍照好了。

冰湖與小兒峰

冰湖與小兒峰

過沒多久另一組遊客也上來了,他們這團也有一個外國人,是個東方臉孔但是他不會說中文。同樣的他們也都下去冰湖,那個外國人也是選擇留在上面,不知道是不是外國人都比較怕死?就真的只有留我們兩個在上面,其他全下去了。最恐怖的是的他們下去竟然還興奮地大聲嚷嚷,真的一點都不怕會雪崩啊?我都替她們捏把冷汗,後來甚至想到萬一真的雪崩,搞不好因為衝擊力道夠大,我們兩個即使站在高地還是有可能會遭殃,得找地方掩護,隨時準備趴下。

小兒峰上的積雪感覺隨時可能崩下

小兒峰上的積雪感覺隨時可能崩下

從上面看冰湖其實就覺得像一隻小小的魟魚,直到他們都走到冰湖邊,這才發現原來冰湖那麼大啊?!每個人都變成魟魚周圍的小芝麻,要不是他們在動,還真分辨不出來那裡有人。不過這群人也玩得真瘋,到最後竟然上衣全脫了!顯然山神應該是看多了,並沒有不高興地弄個雪崩把大家都給埋了,祂應該是很體諒年輕人總是比較瘋,即使做了些不適當的事情,仍然不會太在意。

冰湖裸露

冰湖裸露

大家在下面瘋,台灣哥則是在上面起乩,連外國人在旁邊都不在乎,就繼續練起他的冰瑜珈,還不要臉地請外國人幫他拍宣傳照,準備回台灣後要創教斂財。我得說在這麼有靈性的地方練冰瑜珈可是非常適合,根據「Eat Pray Love」作者的說明,瑜珈的起源是為了展開與神接觸的熱身運動,所以在神山裡面練瑜珈最好了,練完就可以跟神聊聊天了。不過因為有外國人在旁邊麻,怕萬一真的跟神聊起來會嚇到他,到時候他把照片上傳Facebook傳回台灣我就紅了,俗語說人怕出名豬怕肥,我兩樣都怕,還是低調點好…

很想再多待一會兒,但是真的慢慢開始冷了起來,尤其汗濕的棉質內衣已經開始變得微涼,如果不下山動一動的話,很快就會動得受不了了。在零下的低溫其實我穿得還沒有台灣10度時那麼多,一方面是因為爬山會熱,另一方面是乾冷比台北的濕冷好太多了,我連褲子都只有穿一條,也沒另外穿保暖褲之類的。上衣由於有了防水、透氣的Gore-Tex外套,即使是下雪的天氣,也只是棉質內衣、厚一點的尼龍衣再加上Gore-Tex外套而已,如果有買排汗衣穿在裡面,就更不用怕會汗濕了。

大約3點左右我們開始往山下走,這下子更加緊張了,下山很容易打滑,尤其是許多地方都是前人上山的腳印,再家上陡坡,每一步都得小心。這些年輕人真的很厲害,連下山都走得很快,一下子就不見蹤影了,只剩下桂林哥又在前面幫台灣哥指引明燈,一下子「這裡很滑小心走」一下子「那條路會好走些」真怕自己會愛上他!

美麗的山谷

右下角有小小的人

大約才花了40分鐘就回到大本營,跟藏民大哥打聲招呼後又繼續往雨崩上村前進。離開大本營馬上進入平坦的原始森林,森林內到處是自然傾倒的大樹,再家上白雪的覆蓋,兩個妹子走在前面帶路,已經走到不知道路在哪裡,馬上桂林哥跳出來,指著一個方向說該往那兒走,於是大家就地轉彎,自己找路走,終於穿出森林回到有路的地方。

沒多久來到了陡上坡要爬上啞口,雖然累卻沒有人面露難色,大家都是抱著有路就走有坡就爬的心態,走路時把注意力放在腳下踩穩,停下時就把注意力放眼四周努力拍下眼前的美景。好不容易上到啞口已經是4點半,馬上要接著一長段陡下坡,然後再走一段平路就回到雨崩上村了。下坡對膝蓋的負荷是非常大的,不僅要縮小步伐屈著膝蓋,還要靠登山杖分擔部分重量,大約下到一半的路程,我的右膝蓋開始痛了起來,他受傷了,即使我已經走得慢,長距離的下坡還是讓右膝蓋無法承受,只能一拐一拐地走下山,速度又更慢了。還好明天就要出雨崩了,現在才受傷可以說是不幸中的大幸。

馬上要接著一長段陡下坡

馬上要接著一長段陡下坡

拐回雨崩上村外已經是傍晚6點,算一算這趟行程玩了9個小時不到,而且並沒有特別趕路,雖然受傷了,還是覺得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6點剛好遇上黃昏日落,對面的雪山又惹得大家拼命地按下快門,金黃色的雪山為冰湖行程劃下了最完美的句點。

金黃色的雪山

金黃色的雪山

確實冰湖行程比神瀑累多了,不只膝蓋受傷,回到客棧更是更個疲累感都上來了,連肚子都餓到不行,一定要先吃晚餐再說。雨崩的最後一晚了,又順利完成了神瀑、冰湖兩個景點,晚餐得好好慶祝一番,所以今晚又加菜點了個土雞湯,上面浮了一層厚厚的油,但是卻格外好喝,能夠在如此與世隔絕的野外吃到這樣的土雞湯,比在外面餐廳吃山珍海味都還要過癮,除了嘴裡滿是雞湯的香味,心底更是洋溢著溫暖的小幸福。

土雞湯

土雞湯

大家邊吃邊讚美廣州義工妹子的好手藝,卻突然有人爆料說義工妹子的男友是客棧裡的藏族青年。一般的情況應該是沒啥大不了,但問題就出在雨崩藏民有著跟外界不一樣的特殊習俗,就是他們的婚姻關係是一妻多夫制,他們是幾個兄弟如果不分家的話,就會娶同一個老婆,大家住在一起,共同養育小孩子。這樣的制度一定有他的先天環境及文化的因素,所以我們尊重而不必評論,大家的話題是集中在廣州義工妹子萬一真的嫁給藏民,能不能接受這樣的制度呢?桂林哥說「我只能接受一夫多妻」,馬上就被福建妹與安徽妹罵「大男人主義」,不過我也蠻好奇福建妹與安徽妹是不是真的能夠接受「一妻多夫」制就是了。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中國大陸旅遊地圖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篇發表於 雲南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