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與感動的雲南雨崩、麗江之旅15 西當規矩

再見了雨崩村要出雨崩了,前面的5公里路程還是要走上坡從3200公尺爬到3780公尺的南宗啞口,昨晚就開始擔心右膝蓋受傷了更不可能在今天把背包給背出去,於是問了一下廣州義工妹,請驢子背到南宗啞口135人民幣,最大的重量是60公斤。我的背包現在應該剩下10公斤左右,於是問問有沒有人要一起租驢子幫忙駝背包到南宗啞口的?最後只有溫州哥報名,就決定兩個人一起Share這135的費用了。

今早想了想,膝蓋都受傷了,下坡應該也沒好到哪兒去,乾脆自己多出個90塊湊225塊,把背包直接送到西當吧!於是跑去告訴溫州哥兩個行李直接運到西當,多出來的90塊我出,這時溫州哥問行李要如何領? 廣州義工妹說行李會提早到西當,我們到西當後直接找販賣部領行李就好,錢在這裡先付給她。

隔沒多久溫州哥勸我直接背背包坐驢子算了,不要再請驢子送行李了,反正錢都一樣多,不過我解釋說人坐驢子如果還背著重背包,馬伕可能會要求背包要另外雇驢子背,所以還是一樣的,而且我希望能邊走邊拍照,騎驢子沒辦法拍照。奇怪的是接下來溫州哥還是勸我直接騎驢子去西當,這時我才意識到溫州哥可能反悔了。

原來溫州哥背包裡有筆電,他擔心行李先運到西當,筆電會被偷,想自己背出去,所以他一直勸我直接坐驢子囉,我只能告訴溫州哥我的行李也有iPad跟鏡頭閃光燈,應該不用太擔心吧?最後溫州哥還是告訴我,他決定自己背了,這意味著我得自己負擔225的費用。剛開始還有點錯愕,但是想想就這樣吧,反正即使一開始沒有人願意跟我分攤,我還是會找驢子背行李,無論溫州哥決定如何,這個錢我是花定了,面對溫州哥的反悔也就沒有多想了。

帶進來雨崩的食物除了我不愛吃的5、6條巧克力,就剩下兩包泡麵了,請廣州義工妹幫我把這兩包拿去煮,再加個青菜雞蛋當早餐,問了藏民老闆這加工費要算多少錢?老闆說:「20塊」當場我跟義工妹都傻眼!昨天一大碗公的湯麵早餐也才10塊人民幣,怎今天自備麵卻要價20塊?是貴在泡麵外包裝的垃圾處理費嗎? 義工妹當場又重新跟老闆解釋,麵是台灣哥自己帶的,只是加個菜跟雞蛋煮一煮,這樣要收費多少?藏民老闆說:「6塊」……呵呵……問第二次從20塊降到6塊,到底邏輯在哪兒我也搞不清楚。

泡麵早餐

泡麵早餐

9點半左右出發,沿著雨崩上村唯一的聯外道路往上爬,邊走一批批的驢子隊伍也陸續從後面追了上來,這些驢子全都要去西當載運物資或者客人進雨崩,每個隊伍都有一到兩個藏民在後面趕驢,這就是他們每天的工作吧,徒步3、4個小時趕驢去西當,再徒步4、5個小時運貨進來雨崩,一路跟同伴聊聊天,人生就這樣子過了,單純、與世無爭,以前雨崩沒有觀光客時,村民的生活非常艱困貧苦,或許現在觀光收入改善了雨崩居民的生活,但是這究竟是好還是壞?真的說不準…

今天要離開了,但天氣也放晴了,藍天、雪山、綠村莊,構成一幅美麗純樸的景色,剛好這段路可以把全部的景色都給拍下來,沒有人懊惱昨天、前天都是陰霾的下雪天,反而覺得最美的下雪美景及湛藍的豔陽晴空都讓我們給遇到了,實在比中樂透還幸運啊!

驢子也出發了

雨崩下村

12點準時抵達南宗啞口,大家窩在補給站內午餐,點了顆水煮蛋當午餐3塊,再配個餅乾就解決午餐了,這幾天的午餐都吃得不多,主要都是考慮到餐後還要走一大段路,吃太飽也不好走,所以只是簡單吃點東西,路程中餓了就來靠巧克力補充熱量,也許是因為太專注在自己的步伐與眼前的景色,吃那麼少其實也不覺得怎樣,巧克力咬兩口就可以撐很久了。

南宗啞口

南宗啞口

過了南宗啞口就是12公里的長下坡,高度要下降1000公尺以上,對膝蓋又是一大負荷,走了大約一個小時,原本好好的左膝蓋也學起右膝蓋疼了起來,這下子可好了,兩個膝蓋都受傷了,還蠻公平的…我只能求兩隻腿再撐一下,到西當就可以休息了。

南宗啞口捕給站

南宗啞口

12點在南宗啞口遇到今天第一批進雨崩的遊客,還是來自台灣的同鄉叔叔,人家都五、六十歲了,爬上來還精神奕奕,真是令人欽佩啊!下坡的過程中,又陸陸續續遇到更多遊客,沒想到天氣一放晴就有許多遊客進來,還以為冬天已經沒有什麼遊客了說!這些進雨崩的遊客真的是形形色色的,有裝備一看就非常專業且打扮獨具風格的登山人士,也有穿著漂漂亮亮腳踩時髦靴子的小姑娘,還有許多騎在驢背上,一看就知身價非凡的貴婦,更有衣著簡單裝備寒酸的背包客,當然其中也有一小部分是西方客。大家見了面都會互相打聲招呼,我們這些下山的更是要跟上山的人說加油加油!快到了!

下山沿路仍有積雪

沿途的垃圾桶

入山的雨崩客

下午3點半終於抵達西當溫泉,走在前面的大連哥已經在跟當地的包車司機議價了,我唯一的工作就是去把背包給領回來就行。走到傳說中的商店,一個人影也沒有,叫了半天都沒人應答,爐子的柴火也還在燒,就是不見人影。原本大家要來西當泡溫泉,但是一看是一間間有些破爛的湯屋,又沒有人有興趣了,大家只想趕快搭車回飛來寺休息。店內沒人,打牆上的電話也沒用,這下子開始著急不知道要等到哪時候?最後決定不管了,就給他闖空門進去搜吧,不知道會不會被當成小偷啊?還好背包就放在門後,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生氣,就大辣辣地丟在那,萬一裡面的貴重物品遺失要找誰討啊?

對面就是飛來寺

背重物的驢子隊

西當販賣部

西當販賣部

接下來的包車出了非常大的問題,4天前連絡包車司機時,從飛來寺到尼農或西當都是一台車5個人100塊,一個人只要20塊。這回要從西當回飛來寺,昨天就已經有人說要先連絡之前的包車司機在西當等,但是一直都沒有人負責聯絡,現在人到了西當,問了一下價格,一個人要30塊才肯載,更妙的是現場包車司機不只一個,問了第二個20塊願意載,但是我們卻搭不了車?!

原來這兒有地方規矩的,要來西當載客都要排隊,遊客只能按照排隊順序搭車,不能自己選擇要哪台車,怪的是現場沒有任何人強力要求遵守這潛規則,但就是得遵守。第一個30塊司機是西當人,第二個20塊司機是德欽縣城人,西當司機警告德欽司機不准載我們,德欽司機也只敢乖乖聽話。講了半天,西當司機不肯降價,又堅持不准德欽司機載我們,擺明就是吃定我了,談判破裂,其他人都說走!咱們別搭了,自己走下去西當村,就不是給你賺!

我當時聽到真的是臉上三條線!兩個膝蓋都受傷了,這下子還要背回大背包,還要繼續走下去西當村啊?才多十塊人民幣,不然我幫大家出好了…可不可以不要走了?心裡是這樣想,但是台灣哥知道大家是在賭一口氣,這幾天下來大家都很照顧台灣哥的,怎可以在這時候背叛大家呢?就算是膝蓋再痛也要挺大家挺到底啊!每個人都過來問我能不能再走,還說要幫我背背包,為了挺這幫好兄弟,台灣哥爽快地說「沒問題!我自己可以背的!」

自己走去西當村

自己走去西當村

聽說下到西當村還有6公里,還好柏油路好走多了,膝蓋的痛都還在能忍受的範圍內。不過很有趣的是我們走了下來,兩台車司機竟然也跟了過來,一路上就跟在旁邊說「坐吧!有車給你們搭還不搭要走路?!」德欽司機還提了一個很好笑的解決方式,他說「我跟西當司機講好了,你們搭我的車吧!我吃點虧,你們一人給我30塊,總共收180塊,我分90塊給西當司機,少賺一點!」靠……聽到這種話大家更生氣了…這是哪種邏輯啊?

德欽司機的車

德欽司機的車

兩台司機一路纏,大家都沒給好臉色,最後德欽司機放棄走了,就剩下討人厭的西當司機仍然一路風涼話不斷。不過有趣的事情發生了,男人們是連看都不看西當司機一眼,擺明了就是一付很硬的樣子,但是福建妹與安徽妹卻沿路跟西當司機講…「20塊!20塊我們就搭!」經過沿路走走停停反復殺價,西當司機說25塊可以,兩個妹子趕緊通知大家,然後就莫名其妙地搭上西當司機的車了。我們是在玩黑臉與白臉的遊戲嗎?真的蠻有趣的…

上車後的氣氛也很讓人回味,前一分鐘還很氣憤西當司機坑人,西當司機也盡是風涼話,下一分鐘就開始熱絡對話起來。經過西當村時,西當司機還跟大家介紹他家怎麼走,邀請大家有空去他家玩去喝葡萄酒,沿途跟朋友一樣在聊天,感覺很溫馨阿!一個多小時後回到了飛來寺,下車後大家都說後悔了,不應該只給25塊的,因為這路程真的好遠,感覺25塊很難賺,但另一方面也覺得很奇怪,為何之前包車司機20塊願意載呢?

今晚我們又回到覺色滇鄉青年旅館,6個人開開心心住一間,放下行李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也顧不得天氣有多冷,反正一定要洗澡就對了。好家在青旅的浴室雖然只剩下一間有熱水,但水量夠大夠熱就滿足了,已經不在乎環境是否舒適。經過4晚沒洗澡,讓熱水淋遍全身的滋味實在太美麗了!終於可以把結成膏的頭髮給洗開來,讚阿……

晚餐本來是要到德欽縣城好好吃一頓,但是走到街上已經沒有車子可以包去德欽,只好隨便找間餐館吃飯。愛喝的溫州哥本來要去買本地出產的葡萄酒回來請大家喝,卻提了葡萄酒與青稞酒回來,這青稞酒酒精濃度40%,但是大家完成了夢想中的雨崩之行真的都太開心,像瘋了似地猛灌酒,大家聊著這幾天的趣事與感想,順便說說接下來的旅遊計畫,兩個妹子明天要跟大連哥一起攔車去香格里拉,台灣哥與溫州哥則是一起搭車去香格里拉,剩下貴林哥要繼續留在飛來寺看狀況,今晚是大家最後一次相聚了,真的是把酒言歡不醉不歸啊!

慶功宴

慶功宴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中國大陸旅遊地圖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篇發表於 雲南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