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冒險旅程 之五 墮落阿根廷之連軍人都會搶劫

阿根廷伊瓜蘇(Iguazu)巴士站行程的前幾天都是移動的日子,先是從東京飛32小時到巴西聖保羅,再花一天從聖保羅飛巴西邊的伊瓜蘇,接著包車越過邊境來到阿根廷的伊瓜蘇(Iguazu),今天繼續搭巴士從伊瓜蘇(Iguazu)出發,長征1500公里24小時到西北高原的薩爾塔(Salta),我一直覺得來阿根廷搭他們的長途旅遊巴士也是很重要的旅行體驗之一,只是長輩都六十多歲了,是不是真的要搭24小時的巴士讓我非常猶豫。

從伊瓜蘇(Iguazu)到薩爾塔可以搭飛機或巴士,飛機只有一家在飛,一天只有一班且不是天天飛,出發前三、四個月查票價就單程就已經約七千台幣,實在非常買不下手。巴士的部分也不是直達,雖然有兩家巴士公司可以選擇,但是其中一間銜接時間非常差,要等十多個小時的車,所以實際上只能選flecha Bus。 flecha Bus這間公司是要搭到科連特斯(Corrientes)去轉巴士,而且第一段是搭Rio Uruguay公司的車,第二段才是搭flecha Bus。

阿根廷長途巴士座位是有分艙等,大致分為普通座位、Semi Cama與Cama,普通座位就是我們台灣一般的巴士有四排椅;Semi Cama座椅稍大一點點,可以躺的角度大一點點,另外還有一個腳墊;Cama類似我們的總統座椅,不過一排還是有三個Cama座位,可以躺到60度左右,也有腳墊。

考慮到這團有老有小還要搭24小時,最後決定買最貴的Cama,由於這間巴士公司一台車只有12個Cama座位(剩下全是Semi Cama),加上我們要買9個座位(沒有孩童票),所以還是要事先訂,沒有辦法到車站面對面講價殺價。這張車票兩段總共745+925=1670阿根廷披索,由於透過阿根廷巴士訂票網站,還要加收手續費37.25+46.25=83.5阿根廷披索,所以光是巴士票就花了1753.5披索,折合台幣大約4000元,也是超級昂貴的車票。

Rio Uruguay巴士

Cama類似我們的總統座椅

早上10點的車子,我們9點左右就離開住宿旅館了,從旅館到車站走路大約15分鐘,不過沿途是歐洲那種石塊路,而且還是上坡,擔心老人家拉行李會破功,最後還是決定搭計程車載行李。請旅館幫忙叫計程車,第一台來了一般的計程車,第二台來的卻是昨天載我們從巴西到阿根廷旅館的老兄。這小胖昨天講換匯的事就有點不老實了,再加上昨天也問過從旅館到巴士站要多少錢?結果短短開車3分鐘的路程他開一台車100披索,230台幣可真是夠誇張了!所以今天也沒特別跟他預約車子,結果沒想到旅館還是叫他來載我們,結果就看到一到就先跟另外一台計程車司機用西文講話,看樣子是在串通車資…MD……被逼得一台得付100披索……要不是時間不夠用,我就拒絕搭車了……

巴士(Rio Uruguay公司,車號OCY-822)準時10點開車,預計晚上7點抵達Corrientes,上車時大家都很開心,座位又大又舒服,而且Cama座位全部在第一層,Semi Cama座位才在第2層,Cama 12個位置就被我們佔掉9個了,感覺好像包車一樣。有了之前32小時的搭機經驗,這次24小時也不算什麼了,也沒有特別準備啥東西來消磨時間,就看看外面風景,不然就睡個小覺。

Cama類似我們的總統座椅,不過一排還是有三個Cama座位

Cama類似我們的總統座椅,不過一排還是有三個Cama座位

由於行車路線大致上是沿著阿根廷與巴拉圭邊境,所以沿路都設有不少檢查哨,三不五時車速就會慢下來緩緩通過檢查哨。直到波薩達斯((Posadas)西邊約30分鐘車程位於12號公路的檢查哨,整台車子被要求停在路邊,一位穿著綠色軍裝的軍人上車盤查。他上車看了幾眼後馬上要求坐在下層的我們除了兩個小孩子外,全部都要下車,還提醒我們要帶包包下車,下車後才發現全車只有我們7個人被要求下車被帶進哨所。

進入哨所後,對方共有5男1女全部著綠色軍裝,其中一人詢問我們是否會說西班牙文,我們表明只會英文,但對方也只會西班牙文,所以接下來的對話大都是手勢與非常簡單的英文。他們首先要求我65歲阿姨跟著女軍人B到後面的廁所進行搜身檢查,接著另一個男軍人A當著大家的面開始搜Julie姐的背包。65歲阿姨沒多久走出來,用台語告訴大家他們是要搜身,接著又換Angel姐被叫進去後面搜身。

沒多久垃圾A在Julie姐背包內搜出一包信封,看到裡面有一疊百元美金立刻抽出來放在桌上,另一個看似頭頭的軍人T馬上走到垃圾A的旁邊,直接拿帽子蓋住整疊美金,快速把美金連帽子藏到桌子底下。看到這一幕大家都傻眼了!這是表演魔術嗎?你當我們是笨蛋還是你的智商就只有這樣?現在到底是啥情形?

綠色軍裝是阿根廷邊防軍

綠色軍裝是阿根廷邊防軍

這時候我們心裡明白他們要錢,Julie姐開始用英文跟白癡T交涉,但白癡T聽不懂也在裝傻,彷彿根本沒有錢這回事(證明他是白癡沒錯)。Julie姐繼續指著桌子下的錢要他們拿出來。這時我心裡快速衡量現場狀況,牠們有槍、人數不明,如果要硬幹,牠們也可能栽贓我們走私毒品,這下子情形就會變得非常糟糕,而且我們不可能拿手機出來拍攝或設定錄音保存證據,看樣子不給錢是不行的,但要給多少錢?看白癡T演戲的模樣,似乎牠們很想拿錢,但就是不敢明目張膽地搶,否則就不用在那裏裝白癡了,而且被搜身出來的也沒有說錢被拿走,所以似乎牠們還是有顧忌的,看來現在就是給多少能走出去的問題了。

突然軍人C要我打開相機包讓他檢查,我一邊聽著Julie姐那邊的交涉,一邊開包包檢查,最後皮包也被賤人C拿走,牠翻開皮夾看到裡面一疊美金,馬上展示給白癡T看。因為錢包在他手上,我只能專心看著我的錢,緊盯著賤人C的下一步。賤人C看著我做手勢要把錢從錢包抽出,我面無表情回答牠No,但是我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沒給錢是走不出去哨所的……賤人C看我態度頗硬,於是轉向看了白癡T,不過白癡T忙著對Julie姐裝白癡,也沒空理會賤人,於是賤人又再次看著我做手勢要把錢從錢包抽出,我繼續面無表情回答牠No。

Julie姐努力爭取把錢拿回來,從她的話中知道她也有被拿走一部分錢的心理準備,應該也是想著要花錢消災。當時我們一群人都受到驚嚇,尤其是擔心老人家,所以我開始有打算花個兩、三百元美金打發牠們。只不過這念頭還在轉,白癡T就把錢還給Julie姐,雖然沒有數,但是當下就知道一定有被抽走幾張。接著賤人C繼續做手勢要把錢從我的錢包抽出,繼續用眼神詢問我的意思,我已經知道Julie姐有被拿錢,所以就用生氣的表情大聲回他NO,賤人與白痴大概是有懂這句話,就把錢包還給我,示意我們可以走了。

大家匆忙趕緊離開哨所,突然聽到有人說老爸還在裡面,這才知道原來老爸剛剛也被帶進去小房間搜身,本來我要衝進去哨所找人,就看到老爸也匆忙地走出來,我只問他錢有沒有少?他摸摸放錢的腰包說還有厚度,大家就飛快地奔回巴士,巴士馬上也就開車了。

一上車大家就開始點身上的錢,Julie姐少了200美元、阿姨少了6000台幣、老爸少了1100美元!阿姨說應該是搜身的時候被摸走,那個女軍人有搜到她的台幣,但是阿姨不知道錢是哪時候被拿走。這些賤人真的莫名其妙,拿台幣要幹嘛?來台灣玩阿?連台幣都拿,真的是TMD死賤人!老爸則說他們在小房間內要求他趴在牆上不准轉頭開始搜身,有把腰包拿走,後來有還,他出來時摸摸腰包還有厚度,就以為錢還在。

大家都被嚇壞了,連我旅行經驗那麼豐富都有點慌了,其實當下我在看對方的態度,就是看牠們想拿錢,卻又不是那麼敢直接搜刮你,都還會跟你討價還價,所以當時才會很堅決地說NO,尤其是知道Julie姐有被拿錢走後,就覺得夠了應該可以走了,只是我不知道阿姨跟老爸被拿走那麼多錢!唉……我真的顧不了那麼多人阿……開車後大家都驚魂未定,我也只能安慰大家人沒事就好,這種狀況真的是特例,至於等一下如果又遇到同樣的狀況???我想我會要大家別下車,要就在車子裡解決就好。

接下來一路上感覺得出來,只要遇到檢查哨,大家心裡都會不安,不過還好也都沒發生啥事,晚上7點順利抵達科連特斯(Corrientes)。原本應該是8點55的巴士最後遲到了快一個小時,晚上在車站等車心情是很忐忑的,一方面下午發生的事還沒平復,另一方面是這班車到底哪時候要來???已經很晚了,我實在很不願意讓家人這樣等,萬一車子沒來,那我要如何應變???

上車後沒多久看看已經是台灣的上班時間了,馬上撥了通越洋電話回台灣給家人,請他們打電話給外交部說我們在阿根廷被搶了,請外交部打電話跟我聯繫。大概半小時過後,外交部人員就打電話來了,先確定我們沒事後,他說等一下會請駐阿根廷代表處的人員跟我聯繫,看看後續能否提供協助,大約又過了半小時,使館人員打電話來,不過因為我們人都還在車上,也沒有啥緊急危險,就請使館等我們明天到飯店後再聯繫,協助我們報警的相關事宜。

flecha Bus前往薩爾塔

flecha Bus前往薩爾塔

行程一開始就發生這麼糟糕的事情把大家都嚇壞了,我心中最愛的國家 – 阿根廷似乎已經不是那個我熟悉的地方了。還好大家都覺得只是損失一些錢,玩還是要繼續認真地玩下去,即使到目前為止舟車勞頓、吃不慣又被搶,還是保持一顆開放的心繼續旅行下去,真正的阿根廷玩樂從明天開始,一切就要雨過天晴囉~~~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阿根廷旅遊地圖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篇發表於 阿根廷 Argentina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