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推薦 – 宛如阿修羅 忍氣吞聲真的是女人的幸福嗎?(內有劇情)

宛如阿修羅身為女性作者的向田邦子,在「宛如阿修羅」這本小說中極細膩地描述女人的內心世界,尤其是描述四姐妹之間的衝突與矛盾時,真的讓人感受到作者為何將女人比喻為阿修羅。我想不只是女人吧,男人也有成為阿修羅的時候,只是核心利益的不同,成為阿修羅的時間點就不一樣阿~

雖然是日本作家,但是所描述的文化背景與家庭觀念其實還跟我們頗為類似,前半部分總在重要時刻提及「忍氣吞聲真的是女人的幸福嗎?」故事是發生在一個傳統日本家庭內,70歲的老父沉默寡言;65歲的慈母為了這個家辛苦一輩子;45歲的大姊育有一子在外地工作,老公則是英年早逝;41歲的二姐有兩個正值青春期的小孩,老公是傳統的上班族;30歲的三姐沒嫁人甚至沒談過戀愛,在圖書館當館員;25歲的小妹在咖啡店當服務生,與一個剛出道的拳擊手同居。

以下內容會談到劇情的部分,不想事先知道劇情者,請勿再往下看了~

一天三姐走在路上突然看見爸爸跟另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走在一起,旁邊還有一個十歲的小男生叫他爸爸!這時女兒們才驚訝地發現剛毅木訥的爸爸境然有了外遇!而且對像小了他將近30歲,還有一個10歲的小孩!於是姐妹們緊急聚會,當四個人聚在一起,大姐、二姐、三姐同聲譴責爸爸,只有小妹沒那麼積極,覺得那是爸媽之間的事。

4姊妹決定要瞞著媽媽去解決爸爸的外遇,隔天二姐決定去找大姐商量,就在去大姐家後才發現原來大姐也跟有婦之夫外遇,兩姐妹冷靜地坐下來,二姐也向大姐坦承她懷疑她老公外遇,但是二姐害怕知道真像,她怕幸福的家庭從此幻滅,於是她選擇當作沒這回事,但是這樣又讓她內心苦不堪言…二姐忍氣吞聲只為了「幸福」,但忍氣吞聲真的是女人的幸福嗎?

二姐本來要來找大姐一起譴責爸爸,但是現在大姐也跟有婦之夫外遇,到底是該罵爸爸與他的那個女人,還是該罵大姐與她的男人?同時二姐本身也懷疑老公外遇,但是又不敢揭開真像,這中間的矛盾與荒唐真叫人不知所措。

小說中沒有透露爸爸外遇的經過,也沒說明大姐跟有婦之夫外遇的原因,但是透露了爸爸外遇似乎是小男孩滿足了他有子嗣的願望,他跟小男孩的互動遠超過跟女兒的互動,而且小男孩不是他親生的。大姐的外遇由文中推敲,原因似乎是她仍然渴望一個他心愛的伴侶,希望在四十多歲以後,仍然能有一個他愛的人(而不是一個他沒感覺的男人)能夠陪伴他,但是四十多歲的婦人要找到一個他愛的人已經很不容易,所以即使知道與有婦之夫外遇是不對的,他仍然順從自己的欲望。

三姐一直堅持著要幫媽媽解決爸爸外遇的問題,堅持一定要爸爸回到家庭裡來,不回來就必須要跟媽媽離婚。這時妹妹卻提出質疑,認為三姐因為到30歲還沒有男友嫁不出去而心智扭曲,美其名是為了這個家付出一切,實則是轉移注意力要為自己證明些什麼。小妹的質疑沒錯,三姐的諸多堅持都是來自她內心的寂寞與仇惡,看似正義的主張其實暗藏著滿足填滿個人空虛的陰謀。

小妹自小是家中功課最不好最沒有前途的小孩,長大出社會後也只是在咖啡店當服務生。為了養她剛出道的拳擊男友,生活非常拮据,經常跟男友一起餓肚子,這讓他在姐妹間更抬不起頭。有一天小妹因為餓到昏倒而跟二姐一起回到她自己的住處,卻意外撞見拳擊男友跟一個女人在家翻雲覆雨,而且桌上還放了兩碗拉麵。小妹見狀卻說「因為我提早回家撞見你們上床,我不該提早回家,所以這個部分我不計較。但是你背著我偷吃拉麵就非常對不起我!」天阿…「忍氣吞聲真的是女人的幸福嗎?」這句話又再次浮現腦海…

原先大家都以為媽媽甚麼都不知道,直到二姐決定去找爸爸的女人講清楚,赫然發現媽媽就站在那個女人的家門口仰望著門牌,一驚之下發出聲音,也讓媽媽發現二姐而嚇得跌倒在地,從此媽媽再沒醒來過,爸爸也因為那女人決定嫁給另一個人而被迫中止這段關係,但是此刻媽媽卻走了。

原來媽媽在八前年就知道爸爸的外遇「但媽媽為了這個家而選擇忍氣吞聲」,二姐獨白說「如果媽媽一開始就把事情攤開來,如果四姐妹一開始就決定把事情告訴媽媽然後跟爸爸攤牌,那媽媽是不是就不會去那個女人家,也就不會跌倒,媽媽現在應該也還在身邊了!」……忍氣吞聲真的是女人的幸福嗎?這句話又從腦中掠過……上一刻覺得是「好的、對的事」,下一刻忽然開始動搖了…如果信念不是永遠的真理,那堅持信念也可能變成一場悲劇。

媽媽過世後,爸爸生活無人照顧,看在女兒們的眼裡又開始心疼,女兒們都有各自的考量而無法搬回家照顧爸爸,忽然又說「如果那個女人沒結婚,讓她跟爸爸在一起也很不錯」…看到這句話,又忽然覺得是不是如果媽媽死在那個女人嫁人之前,那爸爸就可以娶那個女人了?這樣的邏輯很奇怪,感覺好像詛咒媽媽早點死……在女兒的心中,如果媽媽在世的話,不管爸爸媽媽婚姻幸不幸福,維持婚姻關係的存在是第一優先。但到底這樣的婚姻關係對當事人是好還是壞沒有人關心,大家只是從自己的角度解讀,也沒問過當事人。

小妹後來懷孕並且跟拳擊手男友結婚,男友也發奮圖強成了拳王,一夕之間小妹直上雲霄,成了有錢幸福美滿的貴婦。似乎忍氣吞聲真的是女人的幸福!

原本在姐妹中極度自卑的他開始向姐妹炫富,講話也變得大聲。姐妹們勸他要多存錢,但她說拳擊手的錢就是要左進右出,存起來的話拳王地位很快就沒了。直到有一天老公突然病倒成為植物人,小妹對這突然而來的打擊慌亂到極點,但是因為之前的風光讓他無法在姐妹面前拉下臉求援而硬撐,成了嘴巴笑著說沒事,但心裡完全破碎無依無靠的小女人,同時也為了錢的是心慌。看著小妹追求的幸福在一夕間徹底崩潰才發現,令人稱羨的幸福也同樣如玻璃般脆弱,當你擁有「令人稱羨的幸福」是極度快樂驕傲沒錯,但是一旦失去,以前有多快樂驕傲,就會產生相同力道的痛苦與失望,這種絕望是可以徹底摧毀一個人。小說中的小妹在被壓得喘不過氣時,就在街上跟一個路人上旅館,他想的只有「暫時拋開一切」結果後來卻換來一場勒索…

還有其他部分我就不說明了,只是看完整本書深深地感受到當愛情與婚姻結合成幸福,女人為了這個「幸福」可以成為阿修羅也可以犧牲一切。但是當愛情背離婚姻,仍有女人願意守著只剩婚姻的幸福,即使承受著極大的痛苦也願意。我們是否應該先思考「忍氣吞聲真的是女人的幸福嗎?」還是要像二姐獨白說的「如果媽媽一開始就把事情攤開來,如果四姐妹一開始就決定把事情告訴媽媽然後跟爸爸攤牌,那媽媽是不是就不會去那個女人家,也就不會跌倒,媽媽現在應該也還在身邊了!」每個人都害怕悲劇發生,但是悲劇不會永遠是悲劇…喜劇也不會永遠是喜劇…

最後…我還是要在此向作者致敬,感謝她寫出了這麼一本發人省思的小說,也想向她說抱歉,1981年的那場三義空難讓您在台灣結束了一生…

本篇發表於 看好書賞好文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