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與感動的雲南雨崩、麗江之旅7 繼續前進飛來寺

奔馳在雲南高山間半夜,鼻子突然被摀住吸不到空氣驚醒了過來,狠狠地張大嘴巴吸了好幾口,這才意識到原來之前在秘魯痛苦的經驗又來了,可能是睡眠呼吸比較緩慢,又高山空氣稀薄,整晚就這樣因為吸不到氧氣而被嚇醒好多次,更慘的是這次竟然伴隨著頭痛,這下子很確定是高山症了,只是三更半夜我也無計可施,加上氣溫真的凍到不行(零下很多度),整個人躲在睡袋裡只露出眼口鼻,還是感受到陣陣的寒意,雖然頭在痛,雖然背包內有止痛藥,還是寧願放著頭痛不願鑽出睡袋拿藥吃,一心只想撐到太陽出來再說。

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的睡睡醒醒,最後看到天空不再黑暗時已經七點了,趕緊起床吞了一顆止痛藥,一邊打包著行李,一邊思考著「已經有高山症症狀了,我還要繼續往飛來寺前進嗎?」稀薄的空氣仍然讓我無法思考太多事情,只是簡單地想著「還是去吧!到那裡再看看情況,不行就在飛來寺停個幾天吧。」

現在吃似乎有點太晚,但是有總比沒有好,還是找了間藥房買一盒紅景天,希望多少能降低些高山症的症狀(後來大陸朋友告訴我出發前的一個禮拜吃最好,現在吃效果沒那麼快發揮)。一盒紅景天45塊,總共有12小罐,一天喝兩罐,味道還不賴,有點甜甜的中藥味。

紅景天

紅景天

整夜沒睡好,上了車很快就昏了過去,等到醒來時已經是司機停下巴士,讓大家下來活動筋骨順便拍照了。沿途有許多地方都在進行著造橋鋪路的工程,很難想像在這種三、四千公尺的高山,如此人煙稀少的地方,竟然正在蓋4線道的高架道路,中國政府真的很努力的在開發西部,想要縮短東西部的差距,不過說實話,這些道路好了,這裡的純樸大概也就慢慢地消失了。即使沒有那些高架道路,現在的雙線道狀況也比我想像中好很多,都已經是柏油路面,搭起車來還蠻舒適,只是中途還是有遇到山崩稍為耽誤了約20分鐘。

巴士內裝還不錯

沿途風景

興建中的大橋

興建中的大橋

沿途風景

等待山崩清理中

大約下午1點,巴士停在一處休息站吃午餐,跟著人群一起走進餐廳,沒有菜單也沒有人招呼,只看到大家走進去一間小房間端菜出來,於是跟著進去瞧瞧。原來小房間內就是廚房,我也沒有太大的勇氣把廚房好好看過一遍,就仔細盯著桌上一盤盤的菜,聽到其他客人跟餐廳人員詢問才知道,菜自己端,有肉的一盤25塊,沒肉的20塊,飯隨便吃3塊,又是昂貴的一餐,還是一樣得吃,這幾天吃下來,我已經不是很擔心烙賽的問題了,於是就選了盤菜趕緊去把午餐給解決掉。

中間休息站

廚房

肉25塊、飯3塊

肉25塊、飯3塊

下午3點多,車子經過一處看起來像寺廟的地方,似乎就是傳說中的飛來寺,但是巴士沒有停下來,也沒有任何人通知司機要下車,心一瞬間沉了下來,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沒有人要去飛來寺嗎?還是此寺非彼寺?不到半個小時,巴士就開進了德欽,這下子好玩了,等一下又要多花錢搭車回飛來寺了! Orz

到達最高點海拔4300公尺

到達最高點海拔4300公尺

下車的地點只是一個停車場,很多人跟我一樣雙眼無神,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走,不過現場最害怕茫然的應該不是我,是另一個阿伯老外,這裡根本沒有任何英文標示,連我這個懂中文的都要看著辦,如果他完全看不懂聽不懂中文,那真的似乎是要等死了。本來想拉阿伯老外同行,誰知道他走得特快,考慮到自己還有高山症的問題,也就沒追過去。

多年來的旅行經驗告訴我,來到這種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跟著看起來像死觀光客的人走就對了。果然來到一處買巴士票的地方,隱約聽到前面的人在問前往飛來寺是否有巴士,售票員說沒賣,他們就走了出去,想想他們也是要去飛來寺,就跟著出去看看吧。說也很巧,走出售票處就看到他們在問計程車了,接著其中一個男人向我走過來,問我要不要去飛來寺,一起搭車一個人10塊,Bingo!就一起搭吧。

白馬雪山

白馬雪山

計程車內坐了4個人,1個台灣來的、1個溫州來的、還有一對熟齡情侶,女生是四川人,男生是韓國人。這對情侶明天就要離開了,來這而只是為了看日照金山與明永冰川,溫州哥則還沒決定要停留多久。看著計程車開的方向,我才發現原來自己誤會了,飛來寺不在剛剛來德欽的路上,而是要走另一條路繼續爬山,由海拔高度約3100公尺的德欽,一路爬升到海拔高度約3400公尺的飛來寺大約半個小時。熟齡情侶已經訂好景觀天堂大酒店,於是大家說好先到他們訂的酒店看看,抵達後才發覺他們訂的可是高級酒店,整個View超棒,可以直接欣賞梅里雪山,也因為這樣,我對酒店的房價不抱任何希望,但溫州哥堅持要問一下。於是就有了那麼一段蠻有趣的對話。

「標準間一晚多少?」溫州哥問

「550塊一晚。」櫃檯小姐淡淡地說

「太貴!算便宜點!」溫州哥認真地講

「就是這個價了。」櫃檯小姐還是很淡定地說

「現在是淡季嘛…算便宜點…300塊怎樣?」溫州哥還不放棄

「不行,不然你打電話問營業部,他們願意降價就聽他們的。」櫃檯小姐給個台階

溫州哥開始撥起電話到營業部

「你們標準間一晚多少?」溫州哥再問

「550塊一晚太貴! 現在是淡季…算便宜點…就300塊?」溫州哥努力講價

…………

「怎麼價格這麼硬!」溫州哥有些不爽

怎麼直接就在人面前說太貴?口氣也一點都不婉轉,真是直來直往的溫州哥阿!而且大陸的酒店房價都是可以一次砍一半的嗎?這時溫州哥轉過來問我要不兩個人一起住分擔房費,他說「一個人兩百多塊還可以」我只能老實告訴溫州哥預算沒哪麼多,我希望一晚50塊就好。就這樣我們兩個跟這對情侶道別,打算去找便宜一點的住宿了。這間高級住宿位於高高的山坡上,所以才有那麼好的視野,本來溫州哥是要去問隔壁另一間看起來也是高級的酒店,我直接告訴他不用問了,勸他跟我一起往下走到街上,比較有機會問到便宜的住宿。

最後來到一間看起來超級奢華的酒店,溫州哥竟然說要進去問價錢,我只能對著溫州哥苦笑說不用問了,一定非常貴,哪知溫州哥竟然非常堅持要進去問,我就只好站在酒店門口等他,等著等著,另一個背著大背包的大陸朋友剛好路過,兩個人互相打聲招呼就聊起來了,這個帥哥是玩徒步攔車旅行的,一、兩個月前從四川出發,沿路邊走邊攔車走川藏線進入西藏,然後再走滇藏線出西藏,飛來寺位於滇藏線上的西藏與雲南交界,所以徒步哥現在是去過西藏要往雲南去玩了。剛好徒步哥也要找住宿,而且他說飛來寺只有一間國際青年旅館(YHA),剛好可以一起去投宿。

沒多久溫州哥出來了,還笑著說「這間酒店還真貴,一千多塊錢一晚,淡季也不給殺價。」徒步哥問了溫州哥要不要一起去住青年旅館,溫州哥一臉疑問不知道那是啥東西,解釋了一下他才說「有這種住宿啊?價格那麼便宜啊?那我跟你們去住看看好了。」三人一路往下走,這時心底不知道有多感激下坡,眼淚都快流出來了!走到一處巷子,看到招牌寫著國際青年旅舍「覺色滇鄉」,轉進去就到了,結果一轉…….MD…好陡的上坡啊!徒步哥與溫州哥若無其事地走上去,我大概每10步就停下來用力喘氣,好想把心掏出來讓他在外面跳,越來越懷疑自己進不進得去雨崩了…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中國大陸旅遊地圖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篇發表於 雲南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